镶牙记

我是去年9月份去镶牙的, 昨天又想起来那个过程了, 决定写下来, 因为毕竟很少有人有过我这样的经历。

我的牙是在去年1月2日拔掉的, 拔的过程没什么特别的, 就是打上麻药, 用钳子夹, 夹不下来,就用锤子锤了两下,就下来了, 没惊没险的。

去年9月份, 我又来到这家医院镶牙(就不说是哪家医院了)。 大致要做的就是把被拔掉的牙的两侧牙齿磨小, 然后左面一个牙冠右面一个牙冠, 中间是假牙。 把牙磨小是会很疼的, 所以还是要打麻药。 大夫把装上麻药的针扎到我的口腔里, 稍微拔了一下, 然后就把药推进去了, 还没等针拔出来, 我的脑袋就嗡的一下, 心头一紧, 喘不上气来, 感觉整个身体快失去了知觉。 我赶紧说:“我感觉不好”, 这是听到自己的声音怪怪的, 像是电影里的特效声音, 嗡声瓮气的, 有一些金属感。听到大夫也是嗡声瓮气的问“你~哪~里~不~好~受~”。 这个声音真是夸张, 把我吓坏了, 与此同时, 眼前的光线也越来越暗, 浑身都是冷汗。

大夫也有些慌了起来, 跑出去问其他人这个麻药会不会有没有什么过敏反应, 得到答复说从没有见过这个麻药会有过敏。大夫似乎放心了一些, 给我包了两块水果糖, 给我倒了杯温水,让我休息。

大概过了10分钟, 我慢慢的缓过来了,眼前光线亮了起来, 声音不再那么有金属感。大夫自己分析刚才是因为把麻药打到了我的血管里, 麻药直接顺着血管进入大脑,导致了刚才的症状。 她打针的时候一开始拔了一下就是看有没有打到血管上,如果打到血管上就会抽出血来。 估计当时没有抽出血来, 但是她再一用力,就刚好打到血管里了。

缓过来之后, 大夫问我还镶牙嘛,要不然再约个时间下次重来吧。 我说,“还要这么再来一次? 算了吧。 这次一次搞定吧。” 大夫就开始给我磨牙, 谁知道, 刚才的麻药基本上都打到了血管里了, 附近的肌肉吸收的很少, 所以磨牙那个疼啊。 我可受罪了, 大夫问“要不再打一针麻药?”我那是已经怕了她了, 当然不敢再让她打麻药, 最后坚持着弄完。

这是我这辈子弄牙最痛苦的一次了。 写下来做个纪念吧。

关于albert

一个软件工程师, 一个准GEEK; 爱旅行, 爱发呆; 喜欢阅读科幻小说, 喜欢看电影, 喜欢玩打游戏; 心中有一个大大的梦想, 用这个网志不断的激励自己去完成.
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镶牙记》有1条回应

  1. www.ub66.com说:

    失败是坚韧的最后考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